「女版連加恩」的生命探索 table.MsoNormalTable {font-size:10.0pt;font-family:"Times New Roman";}「女版連加恩」的生命探索 放棄10萬月薪,只為救人。 撰文者:李盈穎   余慈薰從一個高薪社工,轉進落後國家當無薪志工;正是這改變的動力,33歲的她扭轉了一群人的命運。余慈薰希望透過醫療教育,改善柬埔寨當地人民的生命尊嚴。   柬埔寨的首都金邊,下午五點,「讓開!讓開!」女孩跳下救護車,用英文大喊,有人幫忙翻譯成高棉語。她推開一圈又一圈的人牆,拚命往圓圈的中心鑽。圍觀的人越來越多,聚集了五、六十人,但沒有人伸手幫忙。   女孩與另一位夥伴終於擠出一條路,眼前,一台撞毀的摩托車,一個年輕人倒在地上,頭破血流,鮮血汩汩出,酒精的味道漫溢在空中。她和夥伴一起包紮、止血,再次推開重重人牆,把人送上救護車。女孩繼續展開她在金邊的「夜巡」生活。這女孩,名叫余慈薰,一個來自台灣、六十六年次的女生,怎麼會出現在這個國度?   二○○六年,余慈薰前往澳洲攻讀社會工作碩士學位,畢業後,她應徵進澳洲墨爾本最大的非營利機構聖羅倫斯兄弟會(Brotherhood of St Laurence),負責照顧老人與游民,為他們安排活動、找住處與醫院,做服務轉介。 不忍窮人隨便死在垃圾堆旁   澳洲的社會福利做得極好,余慈薰是有薪社工,一個月薪水約新台幣十代償萬元,每天僅需工作五.五小時。為了讓社工們有好的生活品質,澳洲政府還為他們安排專屬心理治療師,紓解壓力。   前三個月,余慈薰心無旁騖的努力,她想著,這是個好工作,一旦正式被錄用就是終身職,除非犯了重大錯誤才會被解聘,看看她的同事,平均十來年的資歷,流動率極低。但當余慈薰真的通過試用期、被正式錄用,生活都穩定下來後,她的心裡反而升起一股空虛感,她問自己:「接下來要做什麼?難道,我真的要終老一輩子在這裡服務?什麼是我要的生活?」   這些問號每天在她頭上盤旋。她每安排一個老人或游民的生活妥當後,她就越想到:「那些沒有福利的人怎麼辦?我可以為他們做什麼?我的生命能帶給別人什麼意義?」這個聲音越來越大聲,她很掙扎,現有的一切很舒適,她的薪水足以讓她吃大餐、買名牌,何況,她還要償還助學貸款。   她掏出二○○三年大學畢業後寫的一張願望清單,上面有九個選項,最後打勾的是「我要到國外念完碩士(社會學相關,二十九歲前)」,然後,她看到一個沒打勾的「我要當國際志工」。像是內心有一個呼聲對她說:「總要做點什麼吧!」工作六個月後,她遞出辭呈,組織的人、高階長官都出面慰留,沒人明白竟有人要推掉這麼好康的差事。   「我在澳洲做的事,替代性很高;我讀書了,我有一些能力,我應該去做取代性低、沒人要做的事,我應信用卡代償該去貧窮國家當志工,他們有需要我的地方,」余慈薰描述她當 時的心情。   她的生命,從那個選擇開始改變。   二○○九年十月,她飛往柬埔寨,下飛機的第一天,就跟著巡邏車去夜巡。柬國人均所得六百美元,是台灣的二十七分之一,交通工具九成以上是摩托車與腳踏車,他們沒有安全帽,極少的交通安全教育使當地車禍連連。車禍後,若患者意識清醒,不一定會上救護車,因為上車後要收取費用;若患者已無意識,圍觀的人會越來越多,但沒有人會幫忙,當地民情第一反應是「他沒救了,救了也是浪費錢。」   余慈薰被震撼住了,她不明白,人命在柬埔寨怎會如此廉價?人的價值竟是死在垃圾堆旁邊? 糾集台灣力量,協助柬國蓋醫院   待在柬國的一個月,只要晚上有空,她就跟著救護車出巡。從晚間七、八點開始,工作到凌晨一、兩點,平均每次約可尋找到五、六位傷患。「我來的第一天,就決定要留下來!」她說。   停留期間,她發現了另一個問題。柬國有一條重要的國道四號公路,然而這條長二百三十公里的公路,竟沒有一間醫院。唯一一間還在蓋的百坪醫院,位於中間一百二十公里處,蓋了兩年竟還沒蓋好,理由是,柬國一年有半年是雨季,雨來時,所有的路都變成泥濘地,醫院附近變成一片湖水,加上需要有人指導蓋造技術、建材不易取得又昂貴,醫院完工遙遙無期。   余慈薰實在看不小額信貸下去了,她要回台灣找資源。   去年十一月回台,她找到寶島行善義工團。該團體從九二一大地震後,協助建造、修繕了二百三十間以上的組合屋與住宅。她做簡報當天,義工團五、六十人正在屏東縣滿州鄉蓋房子,她利用空檔的十五分鐘,報告柬國的需要。一群人放下手邊工作,聽她一個人說。   「我們與時間賽跑,沒有辦法拖,若○九年十月雨季過後半年不做,柬國人就要再等一年……,」這番話,義工團決定伸出援手。   一個女孩,糾集了台灣的力量,要到另一個國度進行改變。今年一月八日,義工團派出八位義工飛到柬埔寨考察。二月十二日,他們將從台灣出一個貨櫃,將所要的材料運到柬國。他們出錢出力,即使,需要的新台幣三百萬元仍在募集,他們已決定,三月中旬就要到柬國蓋醫院。   「然後,我們蓋了醫院,就可以做醫療方面的教育,」女孩陳述著柬埔寨宿舍與教育計畫(CDEP)的藍圖,好像一刻都停不下來。她說,當地醫療教育非常基礎,從護校畢業的護士有些還不會止血。夜巡的過程她接觸到其他醫院,急診部門只有床,沒有斷層掃描機、X光機,原來,當地醫師也未必會使用。她說,在柬國只要有常識就能做很多事,不做是零,有做就從○.一開始。   「我來了後就沒想過要離開,我每天眼睜睜看著一條條生命死去。他們都是出車禍、嚴重頭部外傷的人……,我們救人不是每次都救個人信貸得活,可是人的價值,應該是傷口被清理乾乾淨淨的,家人還有機會見到他們的面,然後安詳的在醫院死去,不該是被丟在路邊吶!」余慈薰仆進人群的身影,好像在我眼前晃動,因為急著救人,她常常在街上破口大罵,但她的翻譯翻得很柔和,她很懷疑當地人到底瞭不瞭解她的感受。   余慈薰從一個月薪十萬元薪水的有薪社工,從一個可以高枕無憂的終身職,變成沒有收入的無薪志工。她放下舒適,放下名牌與大餐,住在落後的柬埔寨宿舍裡。   離開首都金邊,也就是醫院所在的西哈努克省宿舍,她只帶兩、三件衣服,洗澡、保養用品,以及手機、筆記型電腦。宿舍沒有門、床、桌子,在三面混凝土的角落,地板上鋪個墊子、掛起蚊帳,她就睡了。宿舍的電源只夠用一小時,因為是太陽能發電,電力不足。   三十三歲的時候,你在做什麼?這個女孩已經改變了自己、改變了一群人。   我彷彿看到一個女生獨自一人,在黝暗空曠的建築物裡席地而睡,睡前她拿出《聖經》,用微弱的手機亮光讀哥林多後書十二章九節:「我的恩典夠你用,因為我的能力,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。」靠著這個經節,她度過許多黑夜。寫到這裡,我的眼眶模糊了起來,久久沒有辦法看清楚我寫的字。


.msgcontent .wsharing ul li { text-indent: 0; }



分享

Facebook
Plurk
YAHOO!
信用貸款
創作者介紹

xvzrpedjsr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