律師說法
  鄰家違建侵權
  可上訴維權
  成都商報記者就相關問題咨詢了北京盈科(成都)律師事務所律師寇翼。寇律師稱,根據《物權法》第八十九條之規定,建造建築物,不得違反國家工程建設標準,妨礙相鄰建築物的通風,採光和日照。鄰家違建顯然是違法的,侵犯了相鄰權人陶女士的“通風”、“採光”等權利,陶女士可通過訴訟途徑維護其合法權利,在法院判決生效後可以申請法院予以強制執行。
  俗話說遠親不如近鄰,但鄰裡之間太“親近”往往會導致不便。昨日,東較場街93號大王·鈺城業主陶女士就找到成都商報記者,稱鄰居擅自在外牆框架上搭建生活陽臺,導致陶女士家原本正對外牆的廁所窗戶變成開在鄰居家裡,給她帶來極大困擾。而記者實地探訪時發現,這種情況並不少見,陶女士家所在的28層住宅中,9層都有違建。
  廁所窗戶開在鄰居家
  陶女士的家在小區某棟25層,廁所窗戶打開後,記者驚奇地發現陶女士家廁所的窗戶居然開在隔壁鄰居家裡。從建築格局看來,疑似鄰居家的生活陽臺。生活陽臺的地面已經鋪上了黃色地板磚並配有地漏,在外側還裝上了玻璃窗和防護欄。
  據陶女士介紹,她家廁所窗戶外面原本是外牆框架,根本沒有這個生活陽臺。今年10月底,陶女士發現鄰居在原有陽臺和外側連接梁之間搭建了三四米長、1.8米寬的生活陽臺,導致原本呈凹字形的樓面結構變成了口字形,將陶女士家廁所的窗戶也包在了裡面。陶女士對此很憂心,她說:“你想嘛,一個住房最私密的地方就是廁所了,現在這樣整起,今後咋個住嘛。”據陶女士稱,由於隔壁鄰居搭建的部分比原來的樓層地面要高20到30釐米,而自家廁所窗戶離地不到兩米高,站在生活陽臺上就能很輕易地看到陶女士家廁所的情況。
  28層樓9層有類似違建
  成都商報記者在該棟樓發現,共計28層的樓有9層都有類似違建。據大王·鈺城物業工作人員介紹,同小區另一棟住宅樓也有1處違建。這些違建都是今年3月以來陸續搭建的,當時也曾發過告知書並通知了書院街道辦事處城管科,但並未見效。
  記者在採訪時剛好遇到26樓的一戶業主。據他稱,他家的違建在開建之前曾想找隔壁鄰居協商,但由於找不到鄰居就先開工了。成都商報記者在他家看到,違規搭建的生活陽臺高出樓層地面30到40釐米。站在生活陽臺上,通過窗戶,就可以將鄰家廁所內的情況看得一清二楚。不難想見,鄰家一旦入住也將會面臨與陶女士同樣的困境。
  規劃局物管均要求整改
  陶女士告訴成都商報記者,她發現這一問題後,先後向物業和成都市規劃局投訴過。物業工作人員表示,該樓盤目前裝修的業主很多,在接到陶女士的投訴之後,在10月30日向隔壁吳先生提交了《違章裝修整改告知書》,而吳先生也同意協商解決。
  成都市規劃局楊姓工作人員則告訴成都商報記者,吳先生搭建的生活陽臺確系違建,應予以拆除,也曾發過通知書,但幾次上門都沒找到吳先生,而規劃局又沒有破門而入的權力,導致違建一直未能拆除。目前市規劃局已函告市房管局,要求對吳先生的房產進行凍結。
  據陶女士稱,她與吳先生也進行過幾次協商,但均未達成一致。
  成都商報實習記者 徐劍簫 攝影記者 劉暢
  三種解決方案
  ■窗戶封死
  吳先生希望陶女士能將窗戶徹底封死,自己則給予陶女士一定的經濟補償。這一提議遭到了陶女士的拒絕,她說:“這是廁所的窗戶嘛,我要採光,要通風,肯定不能同意這個。”
  ■裝條形窗
  而吳先生提出讓陶女士裝條形窗的提議也被陶女士拒絕了。
  ■拆除或遮擋
  目前陶女士希望違建能拆則拆,如不能拆,則至少應在廁所窗外做一個遮擋。吳先生表示,如果一定要拆除也可以拆,但同樓各家的違建都要一起拆才算公平,不能只拆他一家。吳先生稱,自家生活陽臺的地板就是24層業主違建的屋頂,而自家生活陽臺的屋頂就是26層業主違建的地板,只拆這一家也不好操作。  (原標題:鄰居違建:打開廁所窗 就是別人家)
創作者介紹

xvzrpedjsr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